您所在的位置:挡鱼网>综合>新中国的交通“第一”

新中国的交通“第一”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2-02 10:36:59

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历程中,无数个交通“第一”为中国经济腾飞冲出了加速度。近日,《人民日报》刊发《新中国的“第一”·交通篇》,报道了新中国交通领域的多个意义深远的“第一”,展现了交通运输为社会经济发展、改
 

经过70年的沧桑巨变,随着新中国的发展,交通运输业经历了强大的脉动路网、密集的铁路、高速列车、远航的巨轮、翱翔的飞机和变成大道的天然护城河。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无数的交通“第一”加速了中国的经济腾飞。近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新中国交通第一》的文章,报道了新中国交通领域许多影响深远的“第一”,展示了交通运输为社会经济发展、改善旅游条件、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提供的关键支撑。

长江第一桥

横跨南北地堑的一座桥

1949年以前,武汉没有跨海大桥,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之间的交通完全由武昌和汉口之间的驳船和渡船连接。新中国成立前夕,李文基、茅以升等桥梁专家共同提出建设武汉长江大桥。新中国成立后,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被列入第一个五年计划。

1955年7月,武汉长江大桥正式开工并成功竣工,两年后通车。武汉长江大桥是新中国成立后在长江“天然屏障”上修建的第一座两用桥,终结了中国无力修建深水基础和大跨度桥梁的历史,培养了一支技术精良的“造桥大军”。

目击者说

刘长远:87岁,铁道部桥梁工程局原副总工程师,武汉长江大桥建设者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武汉的三个城镇处于三方对抗之中。互相交流很不方便。新中国一成立,当时的中央人民政府就指示铁道部修建武汉长江大桥。”刘长远是武汉人。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况。

长江的深度很深,波涛汹涌。桥墩的施工是需要解决的首要技术问题。刘长远介绍说,施工方案最初的初步设计是采用传统的“气压沉箱法”:首先将一个大型沉箱沉入河底,然后向沉箱内充入高压空气,排出河水,供工人下河直接施工。但是,由于桥址流量大、流速快、地质条件复杂,只能在旱季进行,这不仅给施工人员带来安全风险,而且延误了工期。

中国技术人员和苏联专家共同创造了一种“大管柱钻井方法”来建造“管柱基础”:首先,将空心管柱打入河底的岩石表面,然后在岩石表面钻孔,在钻孔中灌注混凝土来建造桥墩。“就像用钻机钻矿井一样,过去施工是在旱地进行的,世界上没有水利建设的先例。”刘长远说。

1956年,毛泽东同志在武汉视察时游过长江。当他一开始看到桥的轮廓时,他写了一句名言:“一座桥南北飞,自然屏障变成了一条大道。”一年后,10月15日,武汉长江大桥竣工通车,整个武汉沸腾了。

没过多久,汉阳建桥新村派出所所长王为民就开始担心了。许多家庭中的新生儿都想被命名为“建桥”和“汉桥”。尽管工作人员一再劝说,但同一年、同一月、同一名字的名字太多,会给账户管理带来很多麻烦。然而,在这两年里,在建桥新村派出所登记的婴儿中,仍有25名被称为“建桥”,15名被称为“汉桥”,8名被称为“程健”。

吴韩影吴州长江大桥。这组图片是我们报纸的数据表。

第一条高速铁路

京津城际地面航班

2008年8月1日12: 35,京津城际铁路正式通车,c2275列车从北京南站发车,这是中国第一条高速铁路。京津30分钟的连接正式进入高铁时代,中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以每小时300公里的速度系统掌握高铁技术的国家。

目击者说

徐莹:京津城际高速铁路第一指挥家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8月1日,北京南站灯火通明,站台上播放着《欢迎来到北京》。所有乘客都聚集在高速列车的车头拍照。”38岁的徐莹微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

十一年前,作为京津城际第一列火车的售票员,徐莹从零开始成为中国高速铁路的见证人之一。“当第一列高速列车启动时,乘客们非常兴奋。转动座位,商务座位拍照……”

谈到当时的情况,现为北京铁路局天津客运段京津城际车队负责人的徐莹,依然洋溢着幸福。“有许多火车迷坐公共汽车走了几千英里,手里拿着供我们签名的车票。一位80多岁的铁路老兵对我说,“我一生都在修建这条铁路,现在我在世界上最好的火车上。"

2008年3月,由于业务出色,徐莹被调到京津城际车队,并开始参与组建中国首支高铁车队。在过去的两个月里,100名参加试镜的女生“关门”去天津电力职业中等专业学校实习,头上带书,腿上带纸,嘴上带筷子,手语,英语和心理学。

不久,徐莹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陆地飞行”。2008年6月24日,中国制造的crh3“和谐”列车进行了高速测试。早上8点54分,司机李东晓按下手柄,按下喇叭,示意动车组立即加速,离开北京南站,开往天津。仅仅五分钟,速度就达到了每小时300公里。

凭借快速的经验,徐莹和他的同事们对创造高铁服务样本更有信心。徐莹说:“列车升级了,列车数量增加了,机组人员的制服也变了。保持不变的是让乘客有一个舒适的旅程。”

如今,徐莹及其同事探索形成的高铁服务模式早已在全国高铁列车上推广开来,京津之间的客运量也已超过2.7亿人次。

京津城际铁路试验列车在北京永定门大桥运行,这是中国第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

第一条跨海隧道

海龙跨越蓝色的波浪。

2010年4月26日,中国大陆第一条海底隧道厦门翔安海底隧道竣工通车。

过去,人们常常这样描述厦门翔安区:“风在水后流动,土地贫瘠,交通堵塞。”岛内外只有两条通道,厦门大桥和厦门海堤。单程乘坐班车需要两个多小时。厦门翔安海底隧道开通后,单程仅需8分钟。

目击者说

张建斌:厦门路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翔安隧道不仅是中国大陆第一条独立完成勘探、设计和施工的海底隧道,也是世界上断面最大的海底公路隧道工程。

许多“第一”背后隐藏着建筑商面临的巨大考验。该项目的建设必须跨越陆地、浅滩和海域三种地貌,地质条件复杂张建斌说。

"在海底花岗岩层中,风化深沟槽给工程带来了最大的施工挑战."张建斌回忆道。所谓风化深槽(weathered deep groove)是海底岩层风化形成的深坑,就像嵌在岩石中的一个V型水槽。它垂直嵌入岩层,与海水相通。下部充满淤泥和沙子。如果施工不小心,就像在几十米深的海水下挖一个洞。整条隧道都有被废弃的危险。“我们曾经在风化的深沟里钻了一个探测孔,取出岩芯来观察它。原来是一种混合了海水的棕褐色泥浆。”

工程技术人员没有退缩。经过反复试验和论证,设计了一种新的全断面帷幕灌浆技术。“简而言之,在风化深槽前约5米处建造了一个平坦的表面,在这个平面上钻了200多个直接到达风化深槽的小孔。灌浆机通过这些小孔将强快干水泥注入风化槽。几个小时后,前面风化槽中的泥浆和碎石被硬化成岩石硬度的水泥块,然后隧道被钻成巨大岩石上的洞。”张建斌的介绍。

这项新技术的唯一缺点是速度慢。“130米风化槽花了20个月才完成。有时一天只能挖掘10厘米。”张建斌说,这也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用手挖出来的世界问题”。

厦门翔安海底隧道。

第一条地铁

浅埋施工的顺利进行

1969年10月1日,北京地铁一期工程投入试运行,实现了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史上的突破。1981年,地铁一期工程最终获得国家正式批准并投入运营。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中国城市轨道交通里程已超过4900公里,已成为普通百姓可靠的绿色交通工具。

项目一期为规划方案中1号线和环线的一部分,全长30.5公里。北京站至古城站运营线全长22.87公里,然后延伸至苹果园站,全长23.6公里。

目击者说

石忠恒: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北京城建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现北京城建设计开发集团)

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地铁系统与现在不同。这主要是为了备战的需要。由于我的优异成绩,我很幸运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在苏州学习地铁的研究生。从那以后,我和地铁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今年快90岁了,我已经在地铁工作了60多年。

在国外学习三年后,我用钢笔带回了数千页手写和绘图数据。当我到达施工现场时,我看到木樨地和公主坟附近挖掘出两个120米深的竖井。结果表明,考虑到战备安全的需要,选择了深埋地铁的方案。当时,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线只有基辅地铁的一个车站,有100米深。

经过对北京地质水文特征的详细调查,我发现北京地下水位高,水压高,渗水事故风险高,乘客进出极其不便。

我就发现的问题写了一份20页的报告,并发送给了时任北京地铁工程局局长的陈知建。1960年1月,在市政府大楼里,我被要求向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杨成武将军和有关领导汇报工作。

1960年5月,经过讨论,中央政府最终决定将北京地铁从深埋方案改为浅埋+保护方案,即地铁建设将以地下20米左右隧道的方式进行,从而降低了建设风险和难度。在地铁运营的后期,一部自动扶梯可以解决乘客上下的问题。然而,对于战备来说,地铁浅埋意味着风险,因此防护水平需要相应提高。此后,上海、广州、沈阳等城市也将地铁计划改为浅埋。

1969年10月1日,北京地铁一期工程投入试运行。这是新中国的第一条地铁线,从零开始承载着新中国地铁人民的成功和喜悦。经过50年的运营,它仍然是北京重要的地铁线路,因为它的交通枢纽如北京站。

北京地铁1号线开通站台屏蔽门。

范浩天刘延安钟子伟何勇

责任/郭琪

辽宁快乐十二 赛车pk10 快乐十分钟投注 广西快三投注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挡鱼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